扯下她的肚兜吸吮乳計m貴婦高官交換小說_總裁好大,好漲啊


03.琛二爺玩養成 (為佳的禮物加更) 一早,沈蓉嫣被腳步聲和細細講話的聲音給吵醒了,揉了揉眼睛,才猛然地想起,昨晚都是被那個收養她的男人給抱著睡!
想到這兒,她臉上露出了怎么會這樣的表情,因為她從沒和男人抱在一起睡過,何況又是……又是一個陌生人。
不過他應該不是壞人才對,沈蓉嫣心想,如果他是壞人的話,早就把自己給非禮一遍了,怎么可能讓自己平安無事的睡覺呢。
「小姐,您醒了。」一位傭人打斷她的思緒。
她嘆了口氣,發現有兩名傭人站在門邊,兩名傭人站在自己床邊,嚇的她差點從床上跌了下來。
沈蓉嫣下意識的往后挪了幾下,防備性的看著她們,而傭人看見她如此防備,主動的解釋:「先生讓我們隨時在這兒待命,要是您醒了,我們就要替妳梳洗打扮。」
傭人解釋著的同時,另外兩名傭人將兩個掛衣車紛紛推了過來。
她皺著眉頭,覺得有種不好的預感。
「好的,那請您挑一套衣服起來吧。」

沈蓉嫣:「?」
看了一眼那兩車多到不行的衣服,她簡直是要目瞪口呆了,這么多精緻的衣服擺在她面前是怎么回事?
「這……衣服是誰的?」沈蓉嫣弱弱的問了一句。
傭人看了一眼那些衣服,便笑著回答:「先生送您的。」
「我自己的衣服呢?」
「小姐是覺得衣服不夠多嗎?」傭人反問。
不夠多?怎么會不夠多!她先前的衣服也沒這么多了吧!
沈蓉嫣用力地搖了搖頭,連忙解釋:「我習慣穿自己的衣服。」
「您先前穿的那套衣服拿去丟了,因為太髒了。」
「……」
髒?那衣服她可是穿了好幾年,怎么能說髒……
難過之余,傭人像是看見她的心思,便催促道:「小姐,別難過了,您趕緊挑一件吧,您要是不穿的話,先生肯定會生氣的,先生要是生氣的話,我們就會遭殃的。」
「可是……」這衣服感覺都挺……價值不菲。
「別可是了,請小姐趕緊選一套衣服穿吧!」
沈蓉嫣伸出手隨手摸了一把衣服,摸起來材質很好,一摸一看就知道肯定要很多錢的。
她猶豫了一會兒,又向旁邊的傭人問道:「有沒有那種一百塊的便宜衣服?」
傭人:「……」
四名傭人面面相覷,簡直是快冒冷汗了:「小姐別開玩笑了,您睡的床還有用的東西都幾十萬起跳的呢,在這兒不可能會出現便宜貨的東西。」
啊?沈蓉嫣簡直要嚇到不能自我了,十幾萬起跳?那這張床……這么軟,肯定不止十幾萬吧……
她吞了吞口水,還是在傭人的百般催促下才勉強挑了一件看起來最普通的衣服穿。
收養她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……
梳洗打扮完畢后,傭人也帶著她下了樓準備吃早餐。
一下樓,就看見背對她的男人,那偉岸高大的背影,看起來就不簡單了,何況還散發出一種生人勿近的氣息呢……
「先生,小姐已經準備完畢了。」傭人將沈蓉嫣帶去慕容琛的后面說著。
「嫣兒,過來坐。」
一股不由得抗拒的命令傳入她的耳際,但是嫣兒是叫她的嗎?她左顧右盼,剩下的傭人早就不知道退到哪里去了。
餐桌上只剩下她和慕容琛了。
沈蓉嫣還是拉開了一張椅子,就坐了上去。
此時慕容琛正在喝著咖啡,看著報紙。
沈蓉嫣一直偷偷用余光看著那男人,眼前也擺了一份早餐,也不知道是不是給她吃的,但是看起來就好高貴啊,難道都沒有簡單的烤土司或是三明治嗎?
她一直偷偷的偷看他,而男人都注意到了,然而他只是面無表情地專心看著報紙,沒有去戳破她。
但見她不吃早餐,抿緊的薄唇也開口道:「怎么不吃?」
「那個……先生,有沒有簡單一點的烤土司之類的……」沈蓉嫣小心翼翼的問著眼前的男人,深怕一句話就惹他不高興。
慕容琛聽見這句話,便看了一眼桌上的早餐,淡淡的問:「不合胃口?」
「不,不是的……這,這份早餐看起來就……就很高級,我吃簡單一點的就行了……」
扯下她的肚兜吸吮乳計m貴婦高官交換小說_總裁好大,好漲啊高級?慕容琛差點就笑了出來了。
隨后又掃了一眼她身上穿的衣服后,眉頭便鎖緊,像是有點不悅的開口:「怎么不穿漂亮一點的衣服?」
沈蓉嫣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穿的衣服,倒覺得自己選的衣服并不會太丑,這已經是里面最普通也是她覺得她自己最適合穿的了。
簡單的T恤配上牛仔褲,是她這個年紀最適合穿的。
怕慕容琛不高興,沈蓉嫣急忙解釋:「我,我覺得那些衣服太貴太漂亮了,不適合我穿……也請先生別送我太高級的東西,我收不起的……」
慕容琛的目光一直注視著她的小臉,五官上的表情依舊是淡淡的,看不出他有什么情緒,只聽見他說:「吃吧。」
「好的先生。」
先生?慕容琛皺了一會兒眉頭,又開口道:「我叫慕容琛,不許叫我先生。」
沈蓉嫣看著他,有點被他的陰冷目光嚇著了,連忙緊張的道:「琛叔……」
琛叔……?他看起來有這么老嗎?
算了,先別嚇著這小丫頭了,來日方長,以后再慢慢調教這小丫頭就行了。
他也是第一次遇到這么不貪不求的女人呢,他一直都以為,一般女人會更貪名貴的東西,恨不得所有的金銀財寶都送給自己。
沒想到這丫頭只會覺得自己要不起,簡單便宜的就行了。
也許是因為沈蓉嫣習慣了,從小就生長在不怎么樣的家庭里,反而會更知足擁有的吧。
這頓早餐,大概是沈蓉嫣吃的最苦逼最心疼的一次了。
她吃到快哭出來了呢,一是因為從沒吃過這么美味的東西,二是她覺得好多錢都吃進自己的肚子里面了……
為什么不給她吃點便宜又普通的食物就好了?反正吃進去拉出來都是屎,何必浪費錢啊?
才剛吃飽,外頭就傳來一群吵鬧的聲音。
「傅少爺,不能進去,先生還在吃早餐呢……」一名傭人阻止道。
「唉呀有什么關係,我和你們先生什么交情了……」
接著就看見了兩名男人闖了進來,手上還拿著一袋東西。
「琛二爺好久不見啊。」
「來干嘛?」
慕容琛的語氣就是很不爽,對,就是不爽,就像是小夫妻和諧的吃早餐到一半,有人闖進來打破氣氛一樣。
傅政南嘖了一聲,玩世不恭的道:「我們這是關心你,很久沒見到你了才來見你呢,沒想到你這么兇。」
云穆白一看到坐在椅子上喝著牛奶的女孩,眼睛都亮了起來,想也不想的就靠了過去:「小姑娘真可愛啊,妳叫什么名字啊?我叫云穆白。」
沈蓉嫣看著他,眼睛都睜的大大的,這兩個男人居然都是高顏值呢,難道有錢人都長得特別好看嗎?
慕容琛薄唇抿的更緊,五官變得更加陰沉的瞪著那兩個男人。
不過云穆白沒打算理會這男人要火起來的目光,反而更好奇的盯著沈蓉嫣:「害羞啊?沒關係,我跟小南南帶了禮物要給妳。」
一聽到云穆白提到自己,傅政南也繞過了慕容琛,笑咪咪地靠了過去,開始自我介紹:「我叫傅政南,來,這袋禮物送妳,全都是XX牌保養品呢。」
一聽到XX牌,沈蓉嫣納悶,連忙拒絕收下。
「謝謝政南哥和穆白哥的禮物,但是太貴重了,我不收。」
傅政南和云穆白識趣的相視一下,然后把手里的的袋子通通塞去沈蓉嫣的懷里,不由得她拒絕。
「你們兩個給我適可而止。」一旁的男人終于沉不住氣,他的薄唇掀開,聲音發緊冰冷。
「怎么,咱琛二爺生氣啦?」傅政南摸了摸沈蓉嫣的頭,便走向慕容琛調侃了一句。
慕容琛哼了一聲,諷刺道:「不是說來看我?看到特別把禮物送給她?」
對,太不爽了,而且沈蓉嫣叫他琛叔就算了,為什么就叫他們兩個哥哥?他有這么顯老嗎?明明三個大男人年紀都差不多啊。
「別計較這些小細節嘛小琛琛,你也是可以用的呀,保養一下自己的俊臉。」
云穆白拉起了一旁的椅子就坐下,也跟著調侃了一句。
沒想到他買下一個女孩是真的呢,長的是很水靈動人,看起來也很乖。
「琛二爺這是玩養成啊?」
「一定是,養成小蘿莉的游戲,沒想到小琛琛的興趣不同于人,哈哈哈!」
面對兩個男人一搭一唱的調侃自己,慕容琛也沒打算讓他們好過。
他瞇著眼,冷笑:「我介紹你們一個女人都不穿胸衣的地方,你們也可以玩養成。」
「什么地方?」兩人不禁好奇的問。
「幼稚園。」
「…… 」

04.我會照顧好你們的女兒 「不用了,像這么變態的事情還是你留著自己干吧。」
「就是嘛,什么幼稚園啊,根本就是殘害國家幼苗呢!」云穆白贊同的說道,臉上還不禁鄙視了一眼慕容琛。
什么叫做他們可以去幼稚園啊,他們身邊可不缺女人呢,也不像慕容琛一樣喜歡玩養成,再說了,如果真的去幼稚園找一個小蘿莉來養,等她們長大自己早就老了,這種鬼父的劇情他們可演不來。
慕容琛臉黑了下,面色凝重:「說完了?說完就可以滾回去了。」
傅政南無辜的撇了撇嘴:「我們這才剛來沒多久,你連一杯水都不愿施捨就要趕我們走。」
「是啊是啊,咱們兄弟多年感情都不放在眼里,有了媳婦就忘了娘了!」
有了媳婦忘了娘?這句話不是用在他們身上的吧?
他們什么時候變成娘了?
慕容琛無可奈何,便讓人去準備兩杯水過來。
「還真的給我端水啊?小氣鬼。」傅政南嫌棄的接過了水杯,好歹也要給點果汁吧。
「再吵就都給我滾。」
云穆白一邊喝著水一邊看著沈蓉嫣,看著看著,就看出興趣來了。
「小姑娘,妳幾歲啊?」

「十五歲。」沈蓉嫣誠實回答。
十五?那離成年還有段時間呢……
而且也跟慕容琛差十一歲呢,沒想到,慕容琛真是深藏不露。
云穆白抬起頭看著慕容琛,臉上又是滿滿的鄙視,人家正青春年華呢,居然十五歲就要栽在慕容琛手里。
唉,這姑娘肯定以后會很命苦,還要伺候這個老男人。
云穆白拍了拍小姑娘的肩,雙手合十誠心說道:「愿上帝保佑妳。」
沈蓉嫣:「……」
慕容琛:「……」

兩個人的水也喝完,要走的時候,換傅政南拍了拍慕容琛的后肩:「兄弟加油。」
慕容琛臉一抽,臉上寒意更深,這他么還是兄弟?
才剛走出了門口,沈蓉嫣就淡淡的笑著說:「琛叔叔,他們好有趣。」
有趣?哪里有趣了?
「他們可是好基友。」
當然耳尖的兩個男人就這么聽到后,不禁大罵:「你才搞基,你全家都搞基!」
「……」慕容琛無語,又看見沈蓉嫣很有意味的看著自己,沉聲:「別聽他們胡說,我待會帶妳去一個地方。」
沈蓉嫣趕緊的點了點頭,不敢反抗,現在來說,能被一個這好人收養已經是萬幸了,要更聽話不能給他人添麻煩才是。
此時大門口停了一輛銀色的保時捷,是慕容琛的車子已經在門口準備就緒。
沈蓉嫣一看到這種車子,第一就想著這種車子肯定很貴……連外殼居然都可以保養到反光呢。
唉,她坐進去不是,不坐也不是,要是坐進去肯定會弄髒人家的車子,但是琛叔叔已經在等自己了……
「怎么不進來坐?」慕容琛見沈蓉嫣一直在車門外不進來坐,便問。
沈蓉嫣猶豫了一會兒,不好意思說道:「我怕把你的車坐髒了。」
聞言,他那雙好看的雙眼彎了彎,難得的嘴角上揚笑著:「不用怕,快進來。」
最后她還是妥協的坐進去了,這椅子是真皮的,還有些軟呢,坐上去挺舒服的。
慕容琛見她沒有繫安全帶,便俯身靠了過去,抽起她旁邊的安全帶幫她繫上。
沈蓉嫣一愣,差點沒被這個舉動嚇死了,男人的氣息就朝她襲來,讓她連動都不敢動,現在就想揍揍自己的腦袋瓜,自己怎么可以糊涂到連安全帶都忘記繫上,還要琛叔叔來幫忙。
她低了低頭,小聲低喃:「謝謝琛叔叔……」
慕容琛嗯了一聲,看著她很僵硬的樣子,連坐姿都做得非常正經八百,他就覺得好笑,第一次見到有女人這么老實。
這服裝跟他要便宜一點的,早餐也要簡單一點的,現在連坐車都怕自己弄髒他的車。
果然他的眼光沒錯,這個女人很好,哦不,是女孩。
等到車開到了一個地方后,沈蓉嫣下了車才發現這邊是墓園。
她不解地看著他,不懂為什么要帶她來墓園。
慕容琛接到了她的疑問,也不急著告訴她,反而手里拿著一束花和水果自個兒的向前走著。
沈蓉嫣跟在他的屁股后面,一看到那兩個墓碑,她才知道為什么他要帶她來這邊。
這是她爸媽的墓……
怎么可能……她爸媽的尸體不是都被壞人帶走了嗎……那這個墓……
慕容琛將水果和花放在墓前,淡淡的對著她說:「我知道妳爸媽被那些人帶走了,所以我買了妳,順道把妳爸媽的尸體給處理了下,妳不用擔心了,我相信妳爸媽在天之靈會保佑妳的。」
看著眼前墓碑上的那兩個名字,她就覺得自己很不孝,為什么親眼看到自己爸媽死在面前,自己卻不能做點什么。
眼眶一下子就紅了,通紅的眸子,空洞洞的,還帶著麻木,還是流出淚來了。
心里就覺得好難受,心好像被什么狠狠的敲碎了一樣,痛到不能用字眼來形容了。
她跪在墓碑前面,雙手緊緊地合十,一邊哭著一邊在心里面說著:
"爸媽,意外來的太快,我根本沒接受你們在我面前自殺的事實,我覺得我很不孝,我沒辦法替你們做點什么,我愛你們。如今我也被琛叔叔收養了,我希望你們可以保佑我平安長大,我會常常來看你們的。"
爸媽死了,她也不能一直消極下去,她一定要努力一點,爸媽如果看到她的成就,肯定會很高興吧。
慕容琛看她那個樣子,不知道怎么的,心里也開始泛酸了起來,這個女孩是多么的懂事、堅強。
他看著眼前的墓碑,向祂們保證:「我會好好照顧你們的女兒的。」
接下來的一個舉動,慕容琛怎么想也想不到,她居然會跪下來和自己磕頭道謝。
「謝謝琛叔叔替我爸媽辦后事,我也很感激琛叔叔把我買下來并且收養了我,現在還替我爸媽處理后事,我真的很謝謝,真的萬分感謝。」沈蓉嫣臉上一直在淌淚,就好像是下雨一般,但又很誠心的對著慕容琛道謝。
老實說,真的讓慕容琛愣了幾分。

這孩子的舉動和想法都很懂事,但他同時也替她很心疼。慕容琛嘆了一口氣,把沈蓉嫣給拉了起來。
「妳要是真感謝我,以后就乖乖聽我的話,別讓妳爸媽失望。」
沈蓉嫣重重的點了點頭,聽話是一定要的。
等到兩人上了車后,沈蓉嫣想要說些什么,卻又不怎么敢開口,慕容琛看到一副想說話又不敢說話的樣子,便主動問:「想說什么?」
沈蓉嫣扭扭捏捏的抓了抓頭髮,小聲問道:「那……那個,可不可以去我的家,我想要回去拿一點東西。」
「好。」慕容琛答應后,對著前面的司機冰冷說道:「去沈蓉嫣的家。」
「是的先生。」
司機覺得今天到底是怎么了,自己有長的這么糟糕嗎?為什么先生和自己說話就口氣這么冰冷,對沈小姐說話就溫柔如水呢?
到了目的地后,沈蓉嫣跑下車,還好她知道備用鑰匙藏在哪。
她也沒想要拿什么貴重的東西,就只拿了一本相簿,又匆匆的回到車上去。
慕容琛見她動作那么快,挺好奇她拿了什么,睨了一眼她手上的東西后,便問:
「拿了什么?」
「相簿,里面有很多我跟爸媽的合照。」
沈蓉嫣回答,還把手里的相簿像個寶貝一樣的抱進自己的懷里面,臉上也不禁露出淡淡的笑容。
這是她和父母所有的回憶,可是很重要的。

原創文章,作者:網文在線,如若轉載,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vpvwcq.icu/9655.html

發表評論

登錄后才能評論
乐仑彩票app